土耳其:“民主火车”远未到站

6月12日和13日,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终于放低身段,连续两天会见了抗议活动领头人和社会知名人士。会谈产生的最大亮点是,土政府同意将盖奇公园改建项目交付全民公决,其命运由人民说了算。

观察人士普遍认为,这是埃尔多安向人民服软。但埃尔多安却没这么想,他甚至威胁说,其耐心已到尽头,抗议者必须在24小时内离开塔克西姆广场,否则将采取强制措施。

不过,抗议者并没有被最后通牒所吓倒。有抗议者说:“我们不相信埃尔多安会就公园改建项目举行全民公决。”

自5月31日始,土耳其爆发了声势浩大的群众性运动。不到两周时间,运动疾风暴雨般席卷了全国78个城市;结果也很惨烈:300多起骚乱、5人死亡、约5000人受伤、2000多人被捕、5000多万美元的经济损失。

这是埃尔多安执政10年来规模最大、波及范围最广的社会动荡,引爆动荡的导火线是看起来不太起眼的盖奇公园改建项目。

盖奇公园是塔克西姆广场内一片面积不大的绿地,塔克西姆广场则是伊斯坦布尔的市中心广场。而伊斯坦布尔的名头可就大了:曾用名有拜占庭、君士坦丁堡,曾为三大帝国的首都(拜占庭帝国、拉丁帝国、奥斯曼帝国),现在是欧洲最大城市、土耳其经济和历史文化中心。

历史上,盖奇公园这块地方并不是公园,而是一座有名的大建筑,叫“哈里尔帕夏炮兵营地”,也可称为“塔克西姆兵营”。那座气势宏大的城堡式建筑是奥斯曼帝国苏丹塞利姆三世于1806年下令修建的,设计者是亚美尼亚著名设计师贝里昂;1921年,这座建筑被改建成体育场;1940年,塔克西姆广场改建,体育场被全部拆除,修建成目前的绿色公园;再后来,盖奇公园受到了土耳其绿地保护条例的保护。

2011年9月,伊斯坦布尔市贝伊奥卢区区议会决定,要重建“塔克西姆兵营”,理由是恢复历史风貌。根据项目规划,新建筑的底层为购物中心,楼上为豪华公寓。此计划一出炉,立即遭到土耳其环保组织的反对。但2012年,埃尔多安亲自出面为该项目辩护,他说:“我们正努力工作以重塑历史。我们要把塔克西姆和它的历史结合在一起。”

随着盖奇公园改建项目开工日期的临近,环保人士从今年3月开始在盖奇公园静坐抗议。到了5月28日,施工单位不顾反对,强行砍伐盖奇公园的树木,环保人士则挺身阻止,从而引起冲突。5月31日凌晨,土耳其出动大量防暴警察驱散抗议群众,甚至还动用了催泪瓦斯和高压水枪。塔克西姆广场的暴力场面随即引发了全国规模的运动。

警察动粗,抗议群众怒不可遏。身为总理的埃尔多安非但没好言安抚,反而表现得比群众还生气。他用词尖刻,批评抗议者是“盗匪”和“极端分子”,是受了外国势力的利用,甚至还威胁说要对组织者进行调查。他的这些言论无异于火上浇油。抗议者指责埃尔多安为“独裁者”,公开呼吁他下台。

按说,埃尔多安是一位颇受土耳其人尊敬的领导人。2003年,他当上土耳其总理。10年间,他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连胜3次大选,得票率每次都在50%以上,说明多数选民支持他。

经济上,土耳其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增长率,10年来一直保持在5%以上。在埃尔多安的心中,一直有一个国民经济三倍增长计划。目前,土耳其是世界第17大经济体,也是20国集团(G20)成员国。

在国内问题上,埃尔多安推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大幅削减了军人对政治的影响力。埃尔多安政府对1500万库尔德人采取了宽松和解政策。在民主制度建设上,也得到了国内民众的普遍认可。

国际上,埃尔多安2005年成功启动了加入欧盟的谈判,使土耳其民众有了回归欧洲的美好憧憬。阿拉伯之春颠覆了埃及穆巴拉克政权,土耳其的民主制度成了穆斯林世界的样板,土耳其人产生了发自内心的自豪感。

但任何事情的发展都具有两面性。土耳其经济的蓬勃繁荣,是与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泡沫日益胀大分不开的,而这些项目的发展又严重破坏了环境。盖奇公园改建项目便是突出一例。埃尔多安是一位虔诚的穆斯林,近年来他推行的一系列措施,比如“限酒令”、禁止空姐抹口红等,被广泛视为“土耳其世俗政治的伊斯兰化”,遭到了非穆斯林民众的激烈反对。

为了实施“限酒令”,埃尔多安口无遮拦地公开讲,喝酒者是酒鬼;而喝酒者则予以回击说,掌权者是独裁。

土耳其知名作家阿克约尔认为,土耳其曾是伊斯兰教、民主和市场经济完美融合的样板,但现在的问题却越来越严重——50%的选民支持埃尔多安,但他却未能兼顾另一半选民的需求。他把民主解读为纯粹的“多数主义”,认为一旦选举获胜就获得了为所欲为的权力。

在盖奇公园砍几棵树,便引起了如此大的抗议运动,有人将此比喻成“大树革命”;还有人推而广之,将这场运动比喻成“土耳其的阿拉伯之春”,或者“纽约祖科蒂公园占领运动”。《纽约时报》刊文说,塔克西姆广场已成为土耳其世界观冲突的竞技场:一种是政府观点,另一种则是民间思潮。前者计划把土耳其发展成保守的、新奥斯曼式的地区大国,后者则希望土耳其成为多元的、伊斯兰色彩淡化的现代民主国家。

埃尔多安曾把民主比喻成一列火车:“一旦到站,你就可以下车。”但在土耳其,民主建设还远未完成,这列火车需行驶的路程还很远。火车没有到站,非但乘客不能下车,作为司机的埃尔多安更不能下车。

或许,埃尔多安不是穆巴拉克,塔克西姆广场也成不了开罗的解放广场。但现在,至少有一点是清晰明了的——土耳其的运动已将矛头指向了埃尔多安个人。作为一名民选领导人,现在是他走向自己的人民,认真倾听他们呼声的时候了。

6月12日和13日,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终于放低身段,连续两天会见了抗议活动领头人和社会知名人士。会谈产生的最大亮点是,土政府同意将盖奇公园改建项目交付全民公决,其命运由人民说了算。

观察人士普遍认为,这是埃尔多安向人民服软。但埃尔多安却没这么想,他甚至威胁说,其耐心已到尽头,抗议者必须在24小时内离开塔克西姆广场,否则将采取强制措施。

不过,抗议者并没有被最后通牒所吓倒。有抗议者说:“我们不相信埃尔多安会就公园改建项目举行全民公决。”

自5月31日始,土耳其爆发了声势浩大的群众性运动。不到两周时间,运动疾风暴雨般席卷了全国78个城市;结果也很惨烈:300多起骚乱、5人死亡、约5000人受伤、2000多人被捕、5000多万美元的经济损失。

这是埃尔多安执政10年来规模最大、波及范围最广的社会动荡,引爆动荡的导火线是看起来不太起眼的盖奇公园改建项目。

盖奇公园是塔克西姆广场内一片面积不大的绿地,塔克西姆广场则是伊斯坦布尔的市中心广场。而伊斯坦布尔的名头可就大了:曾用名有拜占庭、君士坦丁堡,曾为三大帝国的首都(拜占庭帝国、拉丁帝国、奥斯曼帝国),现在是欧洲最大城市、土耳其经济和历史文化中心。

历史上,盖奇公园这块地方并不是公园,而是一座有名的大建筑,叫“哈里尔帕夏炮兵营地”,也可称为“塔克西姆兵营”。那座气势宏大的城堡式建筑是奥斯曼帝国苏丹塞利姆三世于1806年下令修建的,设计者是亚美尼亚著名设计师贝里昂;1921年,这座建筑被改建成体育场;1940年,塔克西姆广场改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kltouch.com/,伊斯坦布尔体育场被全部拆除,修建成目前的绿色公园;再后来,盖奇公园受到了土耳其绿地保护条例的保护。

2011年9月,伊斯坦布尔市贝伊奥卢区区议会决定,伊斯坦布尔要重建“塔克西姆兵营”,理由是恢复历史风貌。根据项目规划,新建筑的底层为购物中心,楼上为豪华公寓。此计划一出炉,立即遭到土耳其环保组织的反对。但2012年,埃尔多安亲自出面为该项目辩护,他说:“我们正努力工作以重塑历史。我们要把塔克西姆和它的历史结合在一起。”

随着盖奇公园改建项目开工日期的临近,环保人士从今年3月开始在盖奇公园静坐抗议。到了5月28日,施工单位不顾反对,强行砍伐盖奇公园的树木,环保人士则挺身阻止,从而引起冲突。5月31日凌晨,土耳其出动大量防暴警察驱散抗议群众,甚至还动用了催泪瓦斯和高压水枪。伊斯坦布尔塔克西姆广场的暴力场面随即引发了全国规模的运动。

警察动粗,抗议群众怒不可遏。身为总理的埃尔多安非但没好言安抚,反而表现得比群众还生气。他用词尖刻,批评抗议者是“盗匪”和“极端分子”,是受了外国势力的利用,甚至还威胁说要对组织者进行调查。他的这些言论无异于火上浇油。抗议者指责埃尔多安为“独裁者”,公开呼吁他下台。

按说,埃尔多安是一位颇受土耳其人尊敬的领导人。2003年,他当上土耳其总理。10年间,他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连胜3次大选,得票率每次都在50%以上,说明多数选民支持他。

经济上,土耳其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增长率,10年来一直保持在5%以上。在埃尔多安的心中,一直有一个国民经济三倍增长计划。目前,土耳其是世界第17大经济体,也是20国集团(G20)成员国。

在国内问题上,埃尔多安推行了一系列改革措施,大幅削减了军人对政治的影响力。埃尔多安政府对1500万库尔德人采取了宽松和解政策。在民主制度建设上,也得到了国内民众的普遍认可。

国际上,埃尔多安2005年成功启动了加入欧盟的谈判,使土耳其民众有了回归欧洲的美好憧憬。阿拉伯之春颠覆了埃及穆巴拉克政权,土耳其的民主制度成了穆斯林世界的样板,土耳其人产生了发自内心的自豪感。

但任何事情的发展都具有两面性。土耳其经济的蓬勃繁荣,是与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建设泡沫日益胀大分不开的,而这些项目的发展又严重破坏了环境。盖奇公园改建项目便是突出一例。埃尔多安是一位虔诚的穆斯林,近年来他推行的一系列措施,比如“限酒令”、禁止空姐抹口红等,被广泛视为“土耳其世俗政治的伊斯兰化”,遭到了非穆斯林民众的激烈反对。

为了实施“限酒令”,埃尔多安口无遮拦地公开讲,喝酒者是酒鬼;而喝酒者则予以回击说,掌权者是独裁。

土耳其知名作家阿克约尔认为,土耳其曾是伊斯兰教、民主和市场经济完美融合的样板,但现在的问题却越来越严重——50%的选民支持埃尔多安,但他却未能兼顾另一半选民的需求。他把民主解读为纯粹的“多数主义”,认为一旦选举获胜就获得了为所欲为的权力。

在盖奇公园砍几棵树,便引起了如此大的抗议运动,有人将此比喻成“大树革命”;还有人推而广之,将这场运动比喻成“土耳其的阿拉伯之春”,或者“纽约祖科蒂公园占领运动”。《纽约时报》刊文说,塔克西姆广场已成为土耳其世界观冲突的竞技场:一种是政府观点,另一种则是民间思潮。前者计划把土耳其发展成保守的、新奥斯曼式的地区大国,后者则希望土耳其成为多元的、伊斯兰色彩淡化的现代民主国家。

埃尔多安曾把民主比喻成一列火车:“一旦到站,你就可以下车。”但在土耳其,民主建设还远未完成,这列火车需行驶的路程还很远。火车没有到站,非但乘客不能下车,作为司机的埃尔多安更不能下车。

或许,埃尔多安不是穆巴拉克,塔克西姆广场也成不了开罗的解放广场。但现在,至少有一点是清晰明了的——土耳其的运动已将矛头指向了埃尔多安个人。作为一名民选领导人,现在是他走向自己的人民,认真倾听他们呼声的时候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