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战争传奇不列颠的王座》爱丁顿战役历史背景介绍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kltouch.com/,伊斯特雷格

《全面战争传奇不列颠的王座》的背景是根据爱丁顿战役而进行的,那各位玩家对这场经典的战役有哪些了解呢?下面为大家带来一篇《全面战争传奇不列颠的王座》爱丁顿战役历史背景介绍,一起来看一看吧。

在公元878年5月6日至5月12日的爱丁顿战役中,一支韦塞克斯王国的、由阿尔弗烈德大帝领导的盎格鲁-撒克逊军队击败了由古斯鲁姆领导的“维京雄师”。原始文献将这场战役的发生地点定为Ethandun或Ethandune,后来学界一致认为这个地点就是今天威尔特郡的爱丁顿。而Ethandun战役这个名字也一直沿用下来。

人们认为维京人针对盎格鲁-撒克逊英格兰的首次掠袭发生在公元786年到802年,地点是韦塞克斯王国的波特兰,三艘北欧船只抵达那里,随后维京人杀掉了贝奥赫特里克国王手下的总管。而在英格兰另一边的诺森布里亚王国的林第斯法恩圣地,则在公元793年遭到掠袭。而在林第斯法恩遭劫之后,维京人针对沿海的掠袭就开始变得零散,一直到公元9世纪30年代,这种掠袭开始变得更加持久、频繁。在公元835年,“异教徒”蹂躏了谢佩。公元836年,韦塞克斯的爱格伯特国王在卡汉普顿与一支规模为35艘船的维京军队交战,而在公元838年他又在康沃尔的欣斯顿山与维京人和康沃尔人的联军交战。

掠袭一直在持续,而且一年比一年严重。在公元865/866年,这种掠袭升级为撒克逊人所称的“异教徒大军”(维京雄师)的入侵。编年史并没有记载这支大军的规模,但现代学者估计它的规模在500~1000人之间。据说这支大军的领导人是无骨者伊瓦尔、安巴以及哈夫丹-拉格纳森三兄弟。这支军队和以前的维京武装力量的不同之处,在于其意图。这支军队的来临开启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是征服与定居的阶段”。到公元870年,北欧人已经征服了德伊拉的诸王国以及东盎格利亚王国,到公元871年他们进犯韦塞克斯。根据《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对那一年9次战役的记载,西撒克逊人只赢得了一场胜利;但也在这一年,埃塞尔瑞德国王在默顿战役后亡故,阿尔弗烈德继承了他的王位。

麦西亚王国在公元874年灭亡,而维京雄师的凝聚力也到头了。哈夫丹回到德伊拉并与皮克特人和斯特拉斯克莱德的威尔士人作战,以保卫他在北方的王国。他的军队定居在那里,史书记载在公元876年,“(丹麦人)从事耕作,以此谋生”,从那以后,哈夫丹就在史书中销声匿迹了。而古斯鲁姆,以及其它两位不知名的国王“前往东盎格利亚的剑桥”。从公元875年开始,他对韦塞克斯发动了几次袭击,并于最后一次袭击中,在他位于切本哈姆的冬季营地几乎抓到阿尔弗烈德。到公元878年,丹麦人占据了英格兰的东部和东北部,而他们虽然在阿什当战役战败,遭到暂时性的阻滞,但是这并没有阻止他们继续前进。在爱丁顿战役之前的整个冬天,阿尔弗烈德大地都是在阿塞尔内的索莫塞特沼泽中度过的,当地的自然环境予以他些许保护。在公元878年的春天,他召集西撒克逊军队进军爱丁顿,在那里,他和古斯鲁姆领导的丹麦军队展开了一场战斗。

古斯鲁姆和他的人马采用丹麦人的一贯策略:先占领敌方的堡垒或城镇,然后等待对方求和,接受和平协议——对方要交给自己一笔钱,换取丹麦人即刻离开王国的承诺。阿尔弗烈德将军队隐藏起来,努力地避免更多的损失。

公元875年古斯鲁姆的军队“对西撒克逊人不宣而战,夺下了韦勒姆”,然后他们和阿尔弗烈德谈判,阿尔弗烈德付给他们一笔钱,他们便交给他人质并立下誓言。然后丹麦人甚至深入阿尔弗烈德的王国——溜到埃克塞特,而这样做的结果是在公元877年秋天,他们在那里和阿尔弗烈德达成了“牢固的和平”,而根据条款,丹麦人要离开王国,可是丹麦人不仅没有离开,反而在格洛斯特度过了公元877年(格里高利历)。阿尔弗烈德在距离格洛斯特30里外的切本哈姆度过了圣诞节。而丹麦人“在主显节后的仲冬期”袭击了切本哈姆,可能是公元878年1月6号到1月7号的某天晚上。丹麦人占领了切本哈姆(差点就抓住了阿尔弗烈德),并迫使阿尔弗烈德“带着一小支军队”撤退到荒地,而阿尔弗烈德大帝烤糊蛋糕的故事也发生在这段时期。

在战前的这段时期内,阿尔弗烈德似乎是在整个王国内毫无意义地追逐丹麦人,而丹麦人则我行我素。《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企图给人表现一种阿尔弗烈德居于主动态势的印象,这就是“一部平淡乏味的编年史,简洁地记述了丹麦来客的行动,而与此同时不诚实地竭力给人传达阿尔弗烈德牢牢控制局势的印象”,尽管它失败了。即使阿尔弗烈德追上了丹麦军队,他恐怕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事实是他的军队防不住已经加强防御的切本哈姆,而且它“在围攻战中,至今还处在未受训练的阶段”,伊斯特雷格这就给它能否在没有防御工事辅助的情况下,在野战中击败丹麦人投下巨大的疑问。对于公元875年到877年底丹麦人的威胁,阿尔弗烈德束手无策,只能是屡次地赔款打发这些侵略者。

在主显节袭击之后,这种劣势更为明显。阿尔弗烈德根本不可能凭借自己带着的这波小战团——切本哈姆军队的一小部分——来从丹麦人手中收复失去的城镇,而后者已经在先前的一系列战斗中(例如公元871年的雷丁战役)证明了自己的防御战能力。所以,他率军撤到南边,重整旗鼓,招兵买马,以准备另一场战斗,最后他击败了古斯鲁姆及其部队。

在切本哈姆浩劫之后,阿尔弗烈德首次在史书上露面的时间是在复活节前后,那时他在阿塞尔内修建了一个堡垒。而在复活节之后的第七周,或者说5月4号——5月7号之间,阿尔弗烈德在艾格博特斯坦(爱格伯特之石)进行征兵,附近地区(索莫塞特、威尔特郡以及汉普郡)的很多还没有逃亡的人都前来集结到他的麾下。第二天,阿尔弗烈德的军队行军到伊雷橡木(Iley Oak),然后在第三天就行军到了爱丁顿。在那里,在5月6日至12日之间的某天,他们和丹麦人作战。根据传记记载:

“战斗异常惨烈,战士们组成严密的盾墙抗击异教徒全军,进行了英勇持久的血战……最后,他(阿尔弗烈德)赢得了胜利。他击溃了异教徒,大肆屠杀他们,并重创了败军,他一路追逐丹麦人,直到敌人的据点(切本哈姆)。”

战胜之后,当丹麦人退守切本哈姆的时候,西撒克逊人清走了所有丹麦人可能突围劫掠的补给点中的食物,然后牢牢围困。两周之后,饥饿的丹麦人乞求和平,并给予阿尔弗烈德“预备的人质和庄严的誓言,保证他们会马上离开韦塞克斯王国”,就像以前那样,但是有一个附加条件:古斯鲁姆必须接受洗礼。

这次达成的和平协定,和之前在韦勒姆和埃克塞特达成的协定不同的是,这一次阿尔弗烈德在爱丁顿赢得的胜利是决定性的,而不是暂时阻滞性的,因此,丹麦人似乎更可能遵守条约。

阿尔弗烈德成功的首要原因,可能在于两支军队的相对规模上。即使是一个郡的兵力,在战斗中也可能会是一支令人生畏的作战力量,就像同一年德文郡所证明的那样——他们在赛纽特战役中击败了由安巴-拉格纳森率领的军队。另外,在公元875年古斯鲁姆失去了其它丹麦首领的支持,包括伊瓦尔和安巴。而其它丹麦军队在古斯托姆进犯韦塞克斯之前就已经就地定居了:他们在埃克塞特条约和切本哈姆袭击之间的这段时间里在东盎格利亚和麦西亚定居;还有许多人于公元876/877年在斯沃尼奇附近海域遭遇风暴身亡,120艘船失事。

而且,内部不团结也导致了丹麦人力量瓦解,他们需要时间去重新整合。然而对韦塞克斯幸运的是,丹麦人没有有效地利用时间进行重新整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