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帕多奇亚的风与日出:土耳其

前情回顾:伊斯坦布尔》圣索菲亚/蓝色清真寺/托卡比皇宫//苏莱曼清真寺//塔克西姆广场//巴拉特街区》塞尔丘克》以弗所//棉花堡》卡帕多奇亚》格雷梅

大约距今300万年前,埃尔基耶斯山(3916m)和哈桑山(3268m)两座大火山喷发,柔软的熔岩和火山灰覆盖了这片高原。在风雨的日夜雕刻下,形成了色彩缤纷的圆锥形和蘑菇形岩柱。

据土耳其旅游局的网站说,在公元前4000年,就已经有人在这些“精灵的烟囱中”生活。

关于卡帕多奇亚,最早的记载是公元前6世纪。它被列为波斯帝国的省份之一出现在阿契美尼德王朝大流士一世和薛西斯一世的铭文上。名称Katpatuka可能来源于当地赫梯人的语言,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kltouch.com/,伊斯坦布尔“低地”。

除了希罗多德的史书之外,卡帕多奇亚还出现在《使徒行传》、《密西拿》和《塔木德》中。

到了罗马时期,居住在帝国东部前线的卡帕多奇亚人在洞穴中挖掘了许多防御工事。拜占庭时代,教会和修道院也曾在这里开凿洞窟教堂。

即使是在日照较短的冬天,也需要在3-4点出发。(下次去以色列的话,如果有时间,也该有勇气早起爬马萨达了。)

我们穿过浓浓的黑夜,驱车前往郊外。一边搓着手,一边围观一点点鼓起来的热气球。

我们钻入小篮子里站定,伊斯坦布尔和身边的热气球一起,陆续飘向了深不见底的蓝色天空。

随着朝阳跃出山峦,玫红色、橙色、金色的霞光点亮了山谷中的一根根石柱,唤醒了在白雪下沉睡了一夜大地。

望向更遥远的地方,原来也有许许多多的热气球从另一侧的原野上升起。飞出阴影,阳光让热气球们终于展露真容。指手划脚地一番比较之下,总还是觉得我们的这只最好看。

在我们嫌弃地把难看的热气球排挤到镜头之外的时候,我们的热气球又成了谁眼中的风景呢?

且不谈对流加剧引起的颠簸,我们一动不动地趴在篮子边上,又要不停拍照,又不敢跺脚取暖,即便头顶上燃烧着熊熊火焰,依然是冻到末梢神经失去了知觉。

因为热气球并不能精准地控制方向,所以在降落的时候,可以看到来接热气球回去的大卡车一路狂奔——

虽说是法国人的温馨传统,然而在冬天,下热气球之后来一杯冰镇香槟,是真的冷。

一天的行程整理了好多天年。回忆以前的旅程,想起了许多早已忘记的事情,也找到了很多当时没有来得及了解的故事。

要是那个时候拿更好的相机拍更多的照片就好了(iPhone3GS如今也难得一见);要是那个时候待得久一点、走得再慢一点,给自己多空出一点时间写下当时的感受就好了。(虽然我至今也没有能够做到。)

两年四年过去了,伊斯坦布尔曾经去过的餐厅或许已经物是人非,但做出幸福味道的店家一定能在某时某处再相遇。Adana瓦罐羊肉真好吃,吃一次打破一个罐子的那种。

原标题:《游记 卡帕多奇亚的风与日出《 土耳其,2015年冬,其七(后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