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帕多西亚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卡帕多西亚(Cappadocia)是历史上的一个地区名,大致位于古代小亚细亚(即土耳其)东南部。在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的时代,卡帕多西亚包括了从托罗斯山脉至黑海之间的广大地域。

如此定义的卡帕多细亚,其南面以托罗斯山脉为界,东抵幼发拉底河,北面与本都接壤,西面与中央盐碱荒原相接。具体的范围之广度则很难予以确定。斯特拉波是唯一的专门记述过这一地区情况的古典作家,但是他夸大了卡帕多细亚的面积;人们现在知道,卡帕多细亚东西大约为400公里,而南北只有240公里。

卡帕多西亚以其童话般的斑点岩层而闻名:奇特的岩石构造、岩洞和半隐居人群的历史遗迹令人神往。这里起初是基督教徒躲避罗马迫害的避难处,公元4世纪,一群僧侣建立了卡帕多西亚的主要部分。经过长年风化水蚀之特殊景观,耸立着形状不一之岩石丘陵,在这些岩面上开凿了上千个洞窟,不少岩洞内还保存有许多湿壁画,为拜占庭艺术中反圣像崇拜后期之独特见证。卡帕多西亚独特的喀斯特地貌与月球表面类似,被称为“地球上最像月球的地方”。

卡帕多西亚被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评选为十大地球美景之一。是地球上最适合乘热气球的三个地方之一。

安纳托利亚高原的卡帕多西亚(Cappadocia)地区山峦起伏,沟壑纵横,沟壑与谷涧之中,是一片又一片的“石柱森林”。林林总总的石柱,冲天而立,形成独特的景观。

这个地区南边的埃尔吉亚斯山哈桑山以前是活火山,岩浆和岩灰冷却凝固后形成厚厚一层凝灰岩。年长日久,凝灰岩在阳光的暴晒和风霜雨雪的侵蚀之下,松软的部分剥蚀殆尽,在地上形成峡涧沟壑,在地下形成暗流岩洞。比较坚实的部分残留下来,则形成千姿百态的岩石。其中,有壁立千仞的悬崖,有蜿蜒数十里的褶皱,更多的则是像蘑菇、树桩、尖塔一样的石笋和石柱,构成奇石林立的露天博物馆。

最大的奇石博物馆在格雷梅附近。居里美是一个只有三四十户人家的小村庄。村庄内外,到处是一眼望不尽的石柱,真是千石嶙峋,万岩峥嵘。伊斯坦布尔有的高仅十几米,有的则高达几十米;有的像一根纤细的电线杆,有的则像一座巨大的碉堡。有的呈浅红色、赭色或棕色,有的则呈灰色、土黄色或乳白色。岩石表面甚为光洁,随着阳光和云影的变幻不断改变自己的色调。

格雷梅人绝顶聪明,利用这些天然柱石建室造屋。在村内,他们几乎把所有的石柱都拦腰掏空,地上铺上地板,顶上描上彩绘,四壁开凿牖扃。这些融自然美和人工美于一体的石屋,颇似我国陕北开在黄土上的窑洞。我们登上扶梯,参观了一家“空中餐馆”和两家“空中旅店”。从低矮的石门走进去,洞内豁然开朗,厅堂宽敞,灯盏幽幽,给人回归原始穴居生活的奇妙感觉。在村外,一个盆状峭壁之上,悬有一个很大的石穴群落。有的石穴可顺着锈蚀斑斑的铁梯爬上去,有的可沿着崎岖的羊肠小道攀上去,有的则因铁梯或小道年久失修可望而不可即。这些石穴看上去都很壮观,门廊分上下两层,门楣上装饰着几何形的图案。当地人告诉我,这都是有几百年历史的教堂或修道院。

居里美周围的其他几个小村庄也各有特色。于斯希萨位于两座并立的灰色山丘上。山丘高100多米,从上到下有十几层洞穴,一排排特别整齐,看上去就像巨大的蜂巢。居里美东边的于尔居普整个就是一座高大的山包,据文献记载,这个山包曾是中世纪基督教士的集中驻地。后来,因山石有坍塌的危险,教士们从这里转移到另外两个高达三四十米的红褐色圆锥石柱上。这两个石柱至今犹存。柱体上凿有洞穴,顶端覆盖着直径足有十几米的圆盖,就像爆炸时腾起的巨大蘑菇云团。

除这些地面奇观之外,卡帕多西亚还有一种地下景观———30多座利用凝灰岩的特殊结构开凿的地下城。我们参观的是居里美西南不远的德林库尤地下城。此城地面面积2500平方米,深达55米,分为8层。顺着台阶猫腰走下去,尽是七拐八弯的坑道。第一层是卧室、厨房、餐厅、酒窖和马厩;第二层是设有圣坛的教堂;第三层和第四层是洗礼堂、教会学校、避难所和军械库;最底层则是储水库。各层之间的通道口,都安放着一个直径一米多的圆石盘。这是地下城特有的安全装置。如有人来袭,只要扳动暗设的机关,石盘就会自动将洞口封住。这有点像中国华北地区在抗日战争时期挖掘的地道的“翻口”。同时,从地面到底层,开掘有50多个孔道,空气可以顺畅地流通,因此人们在洞中丝毫没有憋气之感。据传说,这座地下城是赫梯人在3000多年前开始修建,后来由基督教徒完成并长期使用。同山岩上的洞穴一样,地下城也是一种民族和宗教的避难所。在拜占廷帝国早期的宗教迫害和后来的阿拉伯人入侵时期,都曾有上万名基督教徒躲藏在这里。

古典作家告诉我们卡帕多西亚这个名字是其强大的邻居波斯人起的。在同时期的希腊语文献中,卡帕多西亚人被称做“叙利亚人”或“白叙利亚人”。罗马帝国时期的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斯在其著作中声称,这些“白叙利亚人”实际上是圣经中挪亚第三子雅弗的儿子米设的后代,原来被称做“米设人”,如今则被称为卡帕多西亚人。在阿契美尼德王朝的最后几位波斯国王统治时期,这些卡帕多西亚人生活的地区被分成了两个行政区域,其中位于中央和内陆的部分继续被称做卡帕多西亚,而另一部分则成为本都。这次分裂大概发生在古典作家色诺芬生活的时代之前。在波斯帝国被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之后,这两个部分仍然分裂;本都成为希腊化时代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而卡帕多西亚这个名字只被用于指称原来内陆的那个省份(大卡帕多西亚)了。

卡帕多西亚王国至少在斯特拉波生活的时代仍然以一个名义上独立的国家之形式存在着。西里西亚成为这片土地的新名称,其首府则是恺撒里亚(与北非的恺撒里亚不是一个地方)。斯特拉波著作中提到的仅有的两座卡帕多西亚城市就是恺撒里亚和位于托罗斯山脉附近的Tyana。

卡帕多西亚的其他译名有卡帕多细亚、卡帕多其亚、加柏都斯亚、卡帕多奇亚、加柏都西亚、卡帕多恰、卡巴德基亚、卡巴多西亚、加帕多家、卡巴多奇亚、卡帕多基亚、卡帕德基亚、卡帕多希亚、卡柏都西亚、卡巴德基、卡巴度基亚、卡帕多起亚、卡帕多奇耳、卡帕多家、卡浦杜基雅、卡帕多起亚等。

卡帕多西亚历来是亚欧一些强悍民族的争逐之地。早在公元前20世纪,赫梯人就在这里建立强大的王国。后来,又有亚述人在这里建立贸易据点。公元前6世纪初,波斯人占领并统辖这一地区。公元前334年,马其顿亚历山大大帝东征到这里,其部将塞琉古一世在这里确立希腊人的统治。公元前190年以后,这里沦为罗马帝国的一个行省。罗马推崇多神教,对纪元初在巴勒斯坦地区兴起的基督教进行残酷。其时,以著名使徒圣保罗为代表的耶稣基督的第一批信徒离开耶路撒冷,来到地势险要、适宜躲藏的卡帕多西亚,建立小亚细亚的第一个基督教区,并开始修建教堂。公元4世纪初,广泛传播的基督教形成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君士坦丁大帝及其继任人提奥多西皇帝意识到,基督教是可用来巩固帝国统治的一种新兴力量。因此,他们改变政策,先是宣布宗教信仰自由,继而将基督教定为国教。这时,(由于早期的犹太宗教排斥外来宗教,所以结果就是罗马人基督徒)卡帕多西亚成为传播与研究基督教教义的中心,大批教堂、修道院和其他宗教设施在山岩洞穴中修建。同时,不少“为接近上帝”而追求苦行生活的修士也来到这里,形成松散的宗教社会。公元8世纪初,基督教内部爆发教堂中是否应该使用圣像的激烈论争,随后发生禁用圣像和崇拜圣像者的运动。这样,又一波宗教迫害使地处偏远的卡帕多西亚再次成为一些基督教教士和教徒的避难所。公元9世纪,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入侵,大批基督教徒逃离,卡帕多西亚又成为滞留下来的少数基督徒躲避异族和异教迫害的避难所。几百年后,信奉伊斯兰教的突厥人来到这里,建立奥斯曼帝国。当地居民纷纷改信伊斯兰教,坚持信奉基督教的希腊人几乎全部撤离,基督教在这一地区的影响渐趋消弭。

在奥斯曼帝国的统治下,作为兴隆几百年的小亚细亚基督教中心之一的卡帕多西亚逐渐被世人遗忘。1907年,法国神父纪尧姆·德热法尼翁来到这里,发现山岩和石柱上那些奇特的教堂和修道院,发现那里遗存的大量宗教壁画。他像着魔一样进行勘察和研究,于1925年出版专著《拜占廷艺术的一个新省份:卡帕多西亚的岩石教堂》。他在这本后来被誉为“卡帕多西亚宗教与艺术的权威著作”之中说,基督教徒从这里的山岩中和石柱上都已消失,但基督教建筑却在这里大量遗留下来,基督教文明在这里一直在延续。从此,卡帕多西亚受到西方宗教界和学术界的重视,其罕见的人文价值成为人们争相研究的课题。每年有几十万欧洲人到这里来参观和考察。

卡帕多西亚现有150多座修建在山岩、柱石和地下的教堂和修道院。但是,由于风雨的剥蚀和人为的破坏,许多教堂和修道院都已严重残损。我们参观的几座教堂,虽然尚属完好,但不是柱石残缺,就是门窗皆无。同时,岩洞中的壁画也屡遭浩劫。就我所见,完整无损者好像一块也没有。就连一般人不敢亵渎的那些圣像,也几乎都失去眼球。当地朋友说,有些人认为,把圣者的蓝眼珠研成粉末,可用作增欲催生的。因此,许多人物画的眼珠子都被抠掉了。多少人类智慧的结晶,就这样败坏在少数人愚昧的手中。

在土耳其的心脏地带,有一个神奇的地方,这里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如月球般荒凉诡异的地貌。连绵数英里的洞穴、地道以及数百座完整的地下城市令到此一游的客人流连忘返,仿佛置身于一个地球以外的世界。据悉,所有这些令人惊异的所在最初是由3000多年前的异教徒赫梯人一下一下凿出来的。 土耳其奇异的类月地貌位于卡帕多西亚,在这片到处都是遗失的城市的土地上,每一个洞穴甚至每一个角落周围都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从布满陷阱的蜂窝状地道到与敌作战时使用的秘密通道,置身其中的游客无不产生一种在充满秘密的海洋畅游的感觉。

秘密的异教徒地下王国就隐藏在怪异的类月地貌之下,它们曾经是用于抵抗外敌入侵的战场。历史上的卡帕多西亚地下世界一直饱受血腥战争以及宗教冲突蹂躏,永无休止的争斗让它几度陷入被摧毁的边缘。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我们能够看到古代战争演变以及神秘的异教徒帝国走过的痕迹,所有这些都被埋藏了数千年之久。

卡帕多西亚建有世界上第一批修道院,教堂数量超过200个,一个先进文明——赫梯文明的遗迹也在这里神秘消失。卡帕多西亚位于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南部200英里(约合322公里),坐落于安纳托利亚中部高海拔沙漠的心脏地带。一直以来,这一地区就包裹着层层神秘面纱。当地人认为这里拥有一个神秘的磁场,可以治病。而更令人惊奇的是,数千年前当地人就在这里发现了不明飞行物(UFO)。卡帕多西亚的神秘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曾经亲自到这些地下古城一游的人会发现,这一地区与地球上其它任何地区截然不同。对于这些藏身于地下的城市,我们不禁要问,古代人如何在坚硬的岩石中开凿出这么如此巨大的结构?

据悉,数百万年前的火山喷发造就了地球上这个独一无二的类月地貌。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地3座主要火山共喷涌出数千吨火山物质,最终将这里变成一个火山物质王国。第一批火山喷发遗留下一层名为“石灰华”的软岩,随后发生的喷发则留下更为坚硬的玄武岩层。这种高密度物质形成了一个具有保护性的表面,减缓了下方石灰华被侵蚀的速度。随着雨水、风以及高吹沙的侵蚀,最终形成了现在这些巨大的高地、山谷、峡谷以及连绵数英里的精灵烟囟状岩层。

几千年来,人们一直在柔软的火山层上开凿,最终创造出一个巨大的地下大都市。在面积超过100平方英里(约合258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到处是加固型避难所、秘密教堂、地牢以及完整的地下城市,当地人之所以建造地下王国是为了抵御历史上最强大的帝国入侵。这里的村民世世代代保守着卡帕多西亚地下世界的秘密,直到现代世界将目光锁定古代,他们的秘密才最终大白于天下。

凭借独一无的地貌,卡帕多西亚成为众多游客的首选目的地,但这个地貌也像影子一样遮住了隐藏于地下的神秘世界。数百座地下城市以及在山中开凿出的巨型堡垒连接在一起,构成了世界上一个规模最大的地形网络。

卡帕多西亚(Cappadocia,在古土耳其叫Kapadokya)以独特的风景闻名,奇特的岩石构造、岩洞和半隐居人群的历史遗迹使得这儿的“奇石林”与该国的棉堡齐名,同挟世界文化自然双遗产之名,甚至还要比后者早三年入选。除了格雷梅(Greme)谷地、Ihlara峡谷等亮点,来到这儿还可以拜访到一些令人惊叹的地下城市。从坐热气球俯瞰漫山遍野的蘑菇屋、探访当地的鸽子屋民居,到入住岩洞里的五星级酒店,此情此景在其他任何阿拉伯城市都体验不到。

花150英镑在半空欣赏奇石林日出,可以体会到奇石区气势的活动。清晨六点多坐热气球升空,有多年驾球经验的师傅特别为游客提供低飞,横着飙向奇石山林。师傅会始终和石山保持安全距离,让游客近距离俯视昔日是民居的石洞屋(当地人称为白鸽屋)。没多久,热气球便升到高空,清晨的日光令奇石林嶙峋的地貌清晰可见。热气球活动大概历时约90分钟。AnatolianBalloons热气球之旅费用:每位150英镑(大概在早上6点由专车接载往起飞地点,一年四季均有团,一般会由旅行社代订)

白鸽岩屋奇石林的奇异地形多变,早在公元前8000年已有人类居住,参观位于Uchisar区内的“白鸽屋”(PigeonHouses)便是典型的示范单位。Uchisar区是奇石林中最大的白鸽屋群,大多白鸽屋保养良好,而且平均高度有20多米,相当壮观。Uchisar区的地标城堡,是昔日为防御外敌而开凿,游客也可登上城堡顶部俯览整区。

走入三层的白鸽屋,地下是养牲畜的、上面两层就是客厅和房间、还有小阳台,可在此边看风景边喝一杯当地的苹果茶。山洞大小不一,原来由岩浆形成的石山遇上空气便会变得坚硬,内里的石质却十分松软,当地人只要凿开石壁面层,就可随意修筑山洞的大小,所以白鸽屋可说是半天然半人工造成的。通往不同房间楼层的石阶通道大小不一,最窄的只有一条石隙,如果比较肥胖还有进出的危险。约四十年前,整个奇石林约有二十万人都住进了大小不同的白鸽屋内。自从被列入世界遗产后,奇石林内有潜质修建成白鸽屋的山洞升价了十倍,加上深受游客欢迎的山洞酒店进驻抬升市场,所以现在区内可住人的山洞屋要近人民币15万元一幢。

卡帕多西亚地下城是赫悌人在公元十七世纪修建的,目的防御外来入侵,有点像中国河北的地下道,专门打击日本鬼子。后来很多基督徒避难逃到这里,并对地下城进行扩建,最终有了现在的规模。

为何格雷梅小镇的热气球之旅如此受欢迎?如果你还没有去过土耳其格雷梅,不要担心也不用遗憾,因为它永远在你的版图上。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kltouch.com/,伊斯坦布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